最专业的区块链应用创新论坛-第一区块链

 找回密码
 论坛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查看: 1469|回复: 0

京昆高速汉中段交通事故骗保举报六年无果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1-10 20: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京昆高速二零一二《41.7》交通事故骗保案

  死亡家属实名举报六年无果

  实名举报人: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区永合会镇、张窑村张书堂,身份证:132133195702018616电话:13383008417是本次事故肇事司机张晓波父亲。张晓波,是本次事故车车主李春生雇佣唯一的合法司机,事故发生时车主李春生、及其子李松两人与车同行、张晓波、李松两人随车遇难,李春生经事发地金水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本次事故共造成三人遇难。

  事件回顾: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七日晚23时30分许,张晓波驾驶冀DC3699/冀kK52重型货车,行驶至“京昆高速下行线1242Km+100m”处,由于操作不当,车辆冲出公路护栏坠入桥下,事故造成同车的三人中“张晓波、李松两人当场遇难,李春生送往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事故认定:《汉中市公安交警速公路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

  死亡家属质疑焦点:

  事故发生后,驾驶员张晓波之父张书堂认为,汉中市公安局高交大队对本次事故认定张晓波为事发时的驾驶员与事实不符,存在弄虚作假,采用虚假证据认定其子张晓波为事故车的驾驶员,违背事故发生时的真实情况。

  张书堂收集证据证明:

  一,事故发生当天晚上,由于事故车的撞击声巨大,事发地桥下移民点已睡觉的村民史永清等群众被惊醒,群众闻声赶往事发现场,据史永清于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二日、经汉中市佛坪县大河坝镇司法所长的询问笔录,和史永清为张书堂亲写的证词证明:

  事发当晚,史永清已睡觉,听到外边咚的一声巨响,声音很大,他就起来往大桥那走,在高速路下看到一辆货车翻在桥下,车轮朝上,这时陆续过来一些人,其中有汪军辉、史永林等人。他们用随身携带的手电光照去,看到一辆大货车已翻在高架桥下的半坡处,几个人跑到车头处喊话:有人吗?有人吗?没有人答话。用手电光照进驾驶室看,看见驾驶室内有两个人,一个人已经死亡。“另一个年龄较大的老头正被拤到驾驶室的方向盘之间”。发出微弱的哼哼声,看起来已奄奄一息。史永清马上给大河坝派出所打电话(通话记录为证)。让派出所赶快来现场就人,等他打完电话,发现驾驶室的那个老头已爬出驾驶室滚到坡下了。他们跟着老头滚下的方向看去,看到老头的胳膊、腿还可以动弹,但已说不出话了。同时又发现了另外一个较年轻、身体偏胖的人已经死亡(死者正是张晓波)。

  据史永清证言,这是事故发生时,是他们几个人第一时间到达现场看到的真实情况。张书堂之子张晓波,在事故发生时并不是当时的驾车人,而真正的驾车人是当时被卡到方向盘的车主李春生。

  二,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九日,尸体检验时张书堂在现场,当时汉中市交警支队派法医(丁晨)一人违规做尸检,检验报告证明:张晓波胸前只有条纹状擦伤,胸部没有明显的骨折伤。死体至今保留(以备开棺验尸)。而车主李春生却是胸部粉碎性骨折,这正好吻合事发时,第一时间到达事故现场的目击证人史永清等人在现场看到的实情,李春生正被卡在方向盘之间是铁的事实证据,就是当时的驾车人。

  当张书堂对汉中市高交大队认定其子张晓波为本次事故的驾驶员不服提出异议后,汉中市高交大队又委托陕西长安大学做机动车驾驶员分析鉴定,而向长安大学提供原尸检报告时、将张晓波原尸检记录为胸部右侧有6X4.5cm范围皮下黑青色改为出血,胸部条索状表皮擦伤、改为双侧肋骨多发骨折向长安大学掩盖鉴定前的事实真相,当时尸检真实记录。张书堂至今还清楚记的,当天尸检他看过后,对所有改动或有笔误有痕迹的地方他逐一安了指纹为标志。

  汉中市高交大队若不为掩盖事实真相,为什么不采用事发点一公里境内“监控视频”来证明张晓波当时驾车视频让家属知道真相?而为什么又非要采用事发点200公里以外的棋盘关隧道的监控视频来证明张晓波是当时的驾驶员。这又说明了什么?连小学生都知道舍近求远是愚人的事。难道说汉中市高交大队的警察是真的这么愚吗?还是故意要隐藏什么?难道这不是在公开作弊吗?

  二零一二年五月九日,张书堂兄弟两到京昆高速“4.17”事发点最近的“良心”隧道想调取监控视频知道自己的儿子张晓波到底是不是事故发生时的驾驶员?被“良心”隧道的管理人员要求看监控视频须有高交大队的介绍信所拒绝,张书堂兄弟俩在无奈的情况下到汉中高交大队开介绍信,然而,就是这一份简单介绍信让张书堂兄弟俩从早晨八点一直等到下午六点才拿到了这份宝贵的介绍信。这份介绍信整整的让他们等了十个小时,这又说明了什么?难道这不是在故意拖延时间为他们作弊创造条件吗?

  由以上实事为证,今年已60多岁张书堂老人坚信,在**总书记领导下的党中央,坚持以反腐倡廉为常态化国策下,正义永远是正义。他已用了6年的时间一直奔跑在河北——陕西——汉中——西安的上访途中,用老张的话说:从汉中市高交大队到汉中市公安局,再到陕西省交警总队、至陕西省公安厅,直至国家公安部。他也记不清不跑了有多少次,有时在西安一次来就要住上半年多的时间,因经济困难住不起宾馆,只能在偏远的农村租房简居也要为死去儿子的在天之灵魂讨回公道,但愿老张坚持能感动上天的护右,让他能遇到一位能为他主持正义在世包拯让儿子的灵魂早日入土为安吧。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论坛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友链|手机版|Archiver| 第一区块链

GMT+8, 2019-1-24 03:36

本论坛版权归第一区块链论坛所有广告投放: 其他合作:

© 2010-2018 www.1bd1.com Inc.  苏ICP备15017916号
区块链,区块链应用,比特币,数字货币,区块链论坛,数字货币论坛,比特币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